IPO在审企业惊现猎头公司!科锐国际猎头第一股!本土猎头大佬一

2017-08-06 09:49

  人力资源服务行业,十年代开始兴起,目前正处于快速发展时期,属于朝阳行业。

  由于派出人员的薪酬全部由科锐自行负担,所以这部分的派出人员薪酬占据了很大部分人工成本。

  从招聘顾问的规模上看,截至2015年底,我国共设立各类人力资源服务机构2.71万家,从业人员45.1万人,平均每个机构仅有16个从业人员,从业人员稀缺。

  第一梯队:五大国际猎头。专作C level等高端人才职位。代表公司为五大国际猎头,如国际、海德思哲、史宾沙、亿康先达、罗盛咨询。特点是高逼格,收费高。

  虽然,科锐国际业务中,灵活用工的比例最大,高端猎头的业务并不突出。但由于目前登陆A股的本土猎头还没有,所以有必要把高端猎头行业单独拎出来聊一聊。

  近些年,科锐通过并购重组,收购了欧格林、秦皇岛速聘、安拓咨询(英国知名猎头公司,科锐收购股权51%)等等。

  参照国际上同行业公司人工成本核算方式,中高端人才访寻、招聘流程外包的业务人员的人工成本,应该算作销售费用,而不算做营业成本。

  很显然,人力资源服务业,是一个轻资产、人力资本密集型行业,最重要的资源为“人”。

  一般而言,猎头顾问是具有销售性质的。所以,他们的人工成本可以看做是销售成本。科锐在老招股书中也说明了这一点:

  并且,科锐在灵活用工成本上的支出一年比一年多,用工成本逐年攀升。2014-2016年,灵活用工的人工成本分别为36,727人/月、43,116人/月和61,096人/月。

  这些名称也许你没听过,但这些公司做的都是和你工作息息相关的业务:猎头。他们的职业是“挖墙脚”,他们挖着挖着,就做出了高逼格、神秘色彩的猎头传奇。

  ——从企业服务能力排名上看,科锐的分公司数量是伯乐的4倍,顾问人数是伯乐的5倍,顾问年产值却不及伯乐。

  据人社部主管的《中国组织人事报》,2015年,我国的人力资源市场规模为9,680亿元,同比增20.13%。

  听起来还是那么回事,可是由于业绩承诺未兑现,对赌条款执行。原先的境外上市梦,也渐行渐远,直到2013年,VIE架构拆除后,彻底破灭。

  而且,大家再看看,灵活用工的毛利率水平,连10%都不到。大大地拉低了大家伙毛利率的水平,拖了大家的后腿啊。

  【2】科锐国际冲击“猎头第一股” “卖人”有多赚钱?,新京报,2015-11-30

  第三梯队:中小规模猎头。客户主要集中在中小型企业,数量多,规模小,缺乏规范性。收入规模小,顾问人数少。

  固定收入:主要是驻场的招聘顾问的服务费,按照人数、、单位收费标准计算。

  2016年,科锐为客户招聘的人员超过1.5万名、管理4000多名灵活用工人员、积累了400多万条候选人信息,还与2000多家公司有过合作。

  猎头为企业服务,企业的经营状况影响到猎头行业的规模收入。因而,猎头行业受宏观经济的影响,具有很明显的周期性。

  这里,要提醒大家,第一梯队的五大巨头,等级和逼格都太高,其收费方式与第二三梯队的猎头的收费方式不同,并且定位也不同,后面我们就不对比了。

  灵活用工,是指:客户将重复性劳动的岗位、通用类岗位等招聘需求委托给科锐,直接与科锐结算,科锐负责招人上岗。例如有以下几种岗位:

  ——从品牌上看,伯乐服务的客户1.6万多家,重复客户比率44%,面试率高达70%。

  但是,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,科锐在2017年4月最新提交的招股说明书中,对中高端人才访寻、招聘流程外包的业务人员的人工成本的核算方法进行了调整,从而导致毛利率下滑至40%左右。

  科锐按应岗位的业务量进行折算,计算出该岗位所需人员的数量。然后,在人员成本基础上,另收风险金和合理溢价。

  于是,在这样的会计处理之下,我们看到的中高端人才访寻、招聘流程外包的毛利率水平均在95%以上,甚至都高达99%、100%。

  2016年,我国高端猎头行业的市场规模为65.1亿,增速保持在20%上下。

  全部外包,可以提高业务的附加值,科锐派去招聘顾问,帮助客户招聘候选人,就像是充当了招聘大管家的角色。

  从候选人才的规模上看,根据《国家中长期人才发展规划纲要(2010-2020年)》,2015年,我国的人才资源总量为1.56亿人,人才资源紧缺。

  此次,拟募集资金3.9亿,其中3.4亿用于业务体系扩建,包括为猎头业务新增从业员工,扩租办公场地等,为招聘流程外包招聘从业人员,为灵活用工建立销售团队等。

  作为本土猎头老司机,科锐受到VC大佬经纬中国的青睐,并曾筹划海外上市。但最终因对赌失利,离海外上市的梦想渐行渐远。

  撮合交易完成后,科锐会收取顾问服务费(按结果收费),一般是这个职位年薪的25%-33%。

  从毛利率上看,科锐的表现并不算好,2014年—2016年的毛利率分别为27.72%、26.06%、23.62%。猎头行业的毛利率水平还不如卖奶茶的?

  喏,左侧老招股书的销售费用为2.2亿,右侧新招股书的销售费用仅0.28亿。

  比如说,那些人员流动频繁、招聘需求大、岗位同质性高、注重招聘时效和质量的企业,一般选择招聘流程外包。

  科锐就先发制人,使用并购招式,收购了欧格林、秦皇岛速聘、安拓咨询(英国知名猎头公司,科锐收购股权51%)、联聘、亦庄人力、Capstone等,实现了快速扩张。

  一般灵活用工的应用场景有:企业人员编制紧张、旺季人才短缺、项目用工短缺、三期(孕期、产假、哺乳期)员工短期替补等。

  由于科锐国际在2015年11月和2017年4月,先后发了两次招股说明书,我们对比后发现——

  在收了好几家同行业的公司以后,科锐国际此次争取上市,打的是什么牌,这个老司机下一步棋怎么走,大家伙怎么看?欢迎在下方留言讨论。

  这还只是伯乐一家,其他的竞争对手实力也很强劲,像米高蒲志、外企德科,个顶个都是牛逼哄哄的。

  并且,区域经济发达程度也影响猎头行业的分布,一二线城市的行业集中度最高。

  第二梯队:本土或者外资猎头中的佼佼者。如科锐、泰来、伯乐、瀚纳仕、米高蒲志等。主要做中高层职位,兼做高端职位。特点是顾问人数多,反应快。

  这里的“人”,不仅是指招聘顾问人才资源,还是指候选人才资源。两者都很稀缺。

  猎头,也就是帮助企业客户,物色合适的人选,撮合企业和个人的人力资源交易。

  科锐作为本土猎头的龙头,曾于2008年谋求海外上市,并搭建了VIE红筹架构(引入经纬中国I的400万A轮融资)。

  截至2017年4月,科锐已有73家分支机构(国内外)、1000余名招聘顾问,涉及18个细分行业、2000多家客户。

  科锐国际,成立于2005年12月5日,是国内领先的人力资源整体解决方案提供商。

  我们都知道,毛利高低跟营业成本息息相关。所以,我们就去对比了一下营业成本的数据,大家对比看下:

  若在2020年达到2万亿元的目标,年复合增长率将达到15.61%以上,人力资源服务业的发展前景非常乐观。

  在第二梯队中,伯乐与科锐成立时间最久,经验最丰富,进入时间长达20年。我们以伯乐为例,对比分析一下。

  同时,并购能快速扩大公司经营规模和地域,也是猎头行业较为常见的现象。【2】

  整个流程完成后,科锐会收取顾问服务费(按结果收费),一般是这个职位年薪的25%-33%。

  在美、英、日、法等国,有猎头业务的上市公司有不少,比如KFORCE、PageGroup等。

  企业的财务数据,往往反映了一个行业的特征。正如猎头行业的特殊性,让人工成本的核算存在一定的变化空间。

  我们细细地比对和梳理后发现了这个问题的核心——猎头顾问的人工成本应该归属营业成本还是销售费用?

  科锐通过自己预测可能发生的裁员和工伤风险,进行一定的风险准备金计提,防患自己未来可能遭受的损失。这主要根据岗位来定。

  截至本招股说明署日,翼马持有公司约65.35亿股,占公司总股本的48.41%。高勇和李跃章是共同实际控制人。

  同为猎头业务三姐妹,为啥灵活用工与中高端人才访寻,以及招聘外包,毛利率水平差距这么大捏?

  在灵活用工业务中,科锐承担雇主责任,包括招聘、薪酬发放、培训、业务现场管理等。

  2015年的招股说明书中披露:猎头业务的毛利率高达99%,综合毛利率也保持在55%以上。以下有图有:

  作为本土猎头老司机,科锐受到VC大佬经纬中国的青睐,并曾筹划海外上市。但最终因对赌失利,离海外上市的梦想渐行渐远。兜兜转转近十年,如今又回来创业板申报IPO。

  我们来看看灵活用工的成本构成:可以发现人工成本是主要组成部分,占比超过90%,包括了派出人员及自有员工的人工成本。

  虽然,科锐的客户名单里,不乏有联想、霍尼韦尔、苹果、赛诺菲、强生、华为等牛逼企业,但在竞争激烈的猎头行业,稍不留神,估计就被吞了。

  (五大巨头的收费方式为预收费,即客户与之签合同后,分期付款;而其他家则采取结果付费,即只有在候选人推送成功后,再按照候选人年薪的20%-25%比例一次性收取。)